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

168资源分享社区

查看: 9654|回复: 0

不再吸烟_3000字

[复制链接]

164

主题

184

帖子

2114

积分

超级会员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2114
发表于 2020-1-28 08:29:5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作文网作文推荐 阅读更多优秀作文

  小时候,喜欢看日本仓井漫,原因是喜欢里面的警察抽烟的潇洒与风度翩翩。

  打记事起就会抽烟,偷偷地抽,多少次曾经想戒烟,却因为自己没有毅力,另加过于无聊而沉迷烟酒,于是我成了家里唯一的“烟酒生”。

  导致了童年时代的我这个长子一点也不讨人喜欢,于是我很想戒烟。

  今天,终于戒掉了烟,不再依赖香烟,我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。

  又是今年9。1开学时间,学校里工作了5年的我,表现平平,还是一个小小的教师,然而这次很幸运,被派去负责招生工作,我一打听竟然是自己戴着“老资格”的帽子。

  老师去招生,主要是与家长打交道,与我打交道的大多数是乡下憨厚善良的老农民。他们的小孩由于成绩不好,没有考上重点县中,而需要用委培的形式来接受再教育,当然,得另付昂贵的费用。于是,表面上的招生等于一种交易。

  我坐在招生办公室的最前面,天天穿得很斯文,很文质彬彬那种,特意带了一副100度的眼镜来增加自己的威信。

  ——我想好好表现,因为我是有竞争对手的,还有顺便能不能捞点什么油水的。

  时近中秋了,太阳不再骄傲,毒辣,秋风渐起,吹黄了屋外的梧桐叶。

  “淡黄色的梧桐叶,就如我淡黄色的手指,脉络一样清晰。”我心里颇有感慨,这与我的年纪很不相称。

  当我一边望着梧桐叶一边搓叹人生时,蓦然发现了自己年少时候抽烟留下了不可泯灭的印记,我的右手食指中指都是淡黄色的。

  这时,一个头发白的中年人领着一个腼腆的十多岁的小男孩走来过来,中年人看不懂指示牌,转了几个方向才试探走近我的前面。

  “你好!是来报名吗?”我很有礼貌地问道,手一伸道:“请坐!”

  中年人显得很局促不安,良久,露出一排褐色的牙齿:“我的小鬼想读县中,你看可以么?”他用本地方言问我。

  我抬起头,发现他头发花白,满脸沧桑之感,风尘之色,裤脚挽得高。心想:大叔,你能不能接受这学费哦。于是我喝了一杯茶,问道:“可以,你收到了录取通知书吗?”

  “没……没……”中年人低下头支支吾吾地说,他望着身边的怯生生小男孩,小男孩连涨得通红。

  “没就要委培,这是必须的。”我开门见山说出了建议方案,以便尽快谈完“工作”把时间留个下一个客户。我边说边放下陶瓷茶杯。

  “同……志……怎么委培?”或许他不太懂这个名词吧。

  我转动着茶杯盖子,慢慢地解释道:“委培是代教育,不过可以让你的孩子顺利考大学的。”我望着他的小孩,正如当年成绩不好的自己一样,心里特虚。

  “好啊,同志,给我小孩陈佳琳委……”中年人很高兴,咧嘴一笑,让他满脸的皱纹更深了,他说得快,给自己口水打断了,接着说:“委……什么培,培一下吧!”他干脆就把小孩给推了前来。

  这个动作让我想起了电视上的ri本鬼子把中国的农民推出人群的画面。

  “好吧,填表,缴费,办手续,就这么简单!”我迅速端起了茶杯,喝了一大口清香的绿茶。好像为这笔交易就到手了一样庆祝!

  谁知这个中年人竟然没有钱,他怔了怔,只是探手从自己的大裤兜里掏出了一盒价值2。5元的软装幸福香烟,抖了开来,取出一根,伸手送了上来,道:“同志,请抽烟!”

  我望着这双松树皮一样的手,这根幸福牌香烟,我的心徒地一震!

  时间静止了,我的脑袋抽筋了,甚至我的瞳孔也停了:这不是我以前常常偷着抽的香烟吗?这手不是爸爸打我的那双大手吗?陈佳琳不就是以前的初恋吗?……

  我的回忆开始倒带,播放。这是我今天第二次回忆过去了。

  五年前,我刚刚到市里面实习,在一家叫做华仑万家的超市工作,食品部的储备干部,级别职称是培训生,相当于主管助理。手下有30个兵,其中大多数是女孩子(不含导购员),只有8个负责酒水饮料和粮油的男孩,睁眼闭眼都是女孩子,简直是爽歪歪啦,因此我很珍惜这份工作。

  在女人堆里打滚的日子,谁不想?

  白天与女人工作,晚上与女人去喝酒唱K蹦迪。日子就如门外的秋风一样一溜烟过去了。

  我长得很俊,身材高大,眉目清秀,听她们说我是玉树临风,风流倜傥,我像是一缕春风拂过鲜花烂漫的芳草地,吹得女人们心花怒发,放心相许,但是两年来,没有任何一个能成为我披荆斩棘采摘的幸运者。

  所以我选择女朋友的门槛便高了一个层次。我总是鹤立鸡群一般在女人堆里进进出出却从来不主动追女人,直到她的出现……

  她,是陈佳琳,浙江绍兴人,现读南昌大学人力资源管理系,也是来这里实习。18岁的姑娘一朵花,毫无疑问,青春就是女人最大的魅力,我最喜欢的就是青春。

  细看她一头秀发如云,下面是白多黑少的大眼睛,宛若秋波流转,顾盼生辉,无论什么时候都是那么的让她神采奕奕。她就是一只蝴蝶,飞入我心房的蝴蝶。更重要的是她苗条的身段上有坚挺的胸部,胸峰上面是那张让我做梦也想咬一口的樱桃小嘴,玫瑰红唇,宜娇宜嗔,要说多美有多美……

  于是,我们成了同事,她成了我的下属,我便更加努力的工作,在工作中献殷勤是我的强项,在生活中嘘寒问暖是我的特长,在网上聊天发信息是我的爱好,在公园里天南地北牛头不对马嘴地介绍景点是我的专业……

  就这样厚重脸皮死缠烂打,软硬兼施地发起了猛攻。

  终于,她答应了我的约会。

  地点是云雾峰,时值中秋,山顶的景色很美,烟雾缭绕,宛若仙境,俯视半山腰,好大一片红叶,装地了整个世界和我们的眼睛。

  站在山巅峰,我颇为感慨,颇有“一览众山小”的感觉。

  我采来野花送给陈佳琳,道:“佳琳,送你鲜花让你每天笑哈哈!”

  她两颊绯红,如闭月羞花,轻咬下嘴唇,妩媚极了,道:“少贫嘴!”她的声音小得像是蚊子。

  我摘来野果,也送给她,道:“送你果实,让你生活甜丝丝!”

  “哈哈……”她接过野果,立刻眉开眼笑,神采飞扬地赞道:“我最喜欢吃野果啦!”她高兴得要跳起来,像个受到老师表扬的小孩。

  她笑得好甜,好动人,赛过天堂的感召,赛过人间的万语千言。

  这么一笑,让她更加的迷人漂亮,如仙女下凡,如圣洁天使,千娇百态,沉鱼落雁!

  雾吹了过来,吹得我的好舒服,让我飘飘渺渺得像是错入瑶池仙境,琼楼玉阁。我激灵灵的打了个颤抖,胆子也就大了起来。

  男人的胆子一大,什么事都想的出来,也干得出来。

  我要做的是事情就是对付这个美女,我浑身一热,热血沸腾,勇气顿增。心想:“他妈的,追了我一两年,今天把你给亲了!”

  这个想法勾出了我的欲望,我的欲望好像是逃出所罗门瓶子的魔鬼,迅速膨胀,为鬼作崇!

  趁着朦朦胧胧的视线不好,我一把她给抱住了。如老鹰抓小鸡一般捂得牢牢的。

  “你——你——你——”她的话好像是录音机卡带了。她实际地捶打我的胸膛,脸颊羞红得赛过满山红叶。

  我的力道很大,俯下嘴唇,要给她玩亲亲……

  她使劲一推,怒道:“坏人!”然后掩面跑开了。

  我傻愣愣地怔在那里,拥抱着云雾,拥抱着浪漫,拥抱着短暂的惬意。

  “格格……”陈佳琳在不远处的石头上哈哈大笑,笑若乱莺出谷。

  我大叫一声:“笑什么?”

  “傻瓜!”她还在笑,笑得花枝乱颤。在我眼里像是一朵迎风摆动的石榴花。

  “谁是傻瓜?”我还是不懂,大叫一声:“我吗?”我发足冲了前去。

  “格格格格……”她笑声如银铃一般清脆,笑得我骨头都酥了。

  我的速度太快,她的嘴未合上,却给我抓住了,狠狠地亲了一口。

  这次,她很老实,没有反抗。

  我们相拥在云雾峰顶,缠绵了一天,却只是拥抱,没有更多的动作。

  夜里,我难掩兴奋,特意买了包幸福香烟,去找她。

  她的房间就在一个楼顶的出租房,很不巧,楼顶的出租房门坏了,她又搬到了负一楼的仓库旁边的物料房去住。

  她的房间紧闭,约莫是锁了,约莫是她睡觉了。

  第一次去女生房间,目的就是为了那个米西米西,我心里很慌,既不敢叫她也不敢打电话给她,希望那多余的灯光快点关掉,希望那该死的巡场物业保安快点滚蛋……

  我等呀等,想呀想,时间不早了。

  在外面的纸片存放处旁边一根接一根抽烟。

  灯灭了一些,我叹息一遍又一遍。

  陈佳琳好像是听见了,她吱呀开门出来,道:“你来了?”

  “是的。”我抬起头,望着她一袭白色睡衣,里面是朦朦胧胧,隐隐约约的青春逼人的风景,好美!摄心动魄的美!

  真是他妈的太美了!美得我垂涎欲滴!勾住了我的情,激起了我的火!

  “我等了好久了。”

  “傻瓜,你不会敲门呀?”

  “我怕打扰你……”

  “快点进来呀!”

  我丢下烟头,马上起来,一个箭步跨了进去。

  顾不上关门,顾不得开灯,甚至是忘了我是谁了,我却能找到她的嘴,她的结实颀长的身段,我一把就抱着她摸黑准确地找到了角落里的小床……

  我们都是手忙脚乱的,过于激动,窸窸窣窣拨弄了半天,小床也就吱呀吱呀响了许久。

  陈佳琳怒道:“你以前也这样对女朋友吗?”

  我不想解释废话,道:“没有。”

  “不信?”

  “我发誓!”

  “你会爱我吗?”

  “绝对!”

  “以后会离开我吗?”

  “不会,永远不会!”我不想说话,如此时候,什么话也是多余的。

  陈家琳挣扎着,甩头避开我的嘴,问道:“门没有关!”

  “反正没人!”我说完就去寻觅她的香唇。

  “不好!”陈佳琳双唇紧闭,不让进攻。

  “等下我马上关!”我爬了起来。

  “什么味?好臭!”陈佳琳大呼,她也爬了起来,小床吱咯作响。

  我不慌不忙地转身去关门,呵呵笑道:“别慌,那是我抽烟的烟草味,俗话说,烟草味对女人来说就是进口的薰衣草味,呵呵……”

  这时,屋里浓烟弥漫,屋外一片通亮,着火了。

  陈佳琳追了出来,大叫:着火了!

  我一看,我靠!

  果然是着火了,门口那堆纸皮燃着了!

  我很害怕,怕火烧着我,怕自己会被保安揍一顿,怕自己会被华仑万家开除,怕以后没有机会回学校拿毕业证……

  陈佳琳大喊大叫:救火呀!

  面对熊熊大火,我惊慌失措,我拉着她要跑。

  她一把就甩开我:傻瓜,快点找水救火!

  我不懂消防知识,只想带她走,她不肯,我只好先跑了……

  我一跑,就是三年,谁也不知道我这三年是如何过的,如何像是地狱忏悔的囚犯一样,地狱祈祷阳光的囚徒一样,惶惶不可终日过来的。

  那场大火烧掉了我的初恋,烧掉了我的工作,烧掉了我的记忆,还有最重要的是烧掉了我的烟瘾。

  我害怕吸烟,因为吸烟会让我想起了苦涩的初恋,还有陈佳琳,想起她,我会流泪。我不知道这是上天的惩罚还是良心的谴责!


清明随想_700字

  张爱玲曾说过,长的是磨难,短的是人生。何必在一些有关快乐授受上的事情斤斤计较呢。承认世事平常,于是回环交织的人们懂得把苦难深埋,无论好坏都热情友善的待人接物。虽比不上鲁迅的谦以带人虚以接物,却总归使自己好过一些。一生就这么长,无论怎样活最终都要归于黄土,何必自己给自己作难呢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购买友情链接|168资源分享社区

JS of wanmeiff.com and vcpic.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, respect of, thank you!JS of wanmeiff.com and vcpic.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, respect of, thank you!

GMT+8, 2021-1-21 23:03 , Processed in 6.401505 second(s), 4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 & 标签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